貧困山區孩子約期十年的勵志故事

  貧困山區孩子約期十年的勵志故事。這次紀錄片的拍攝同時也是一次社會調查,借鑒科學的田野調查方法,通過十年時間跨度的前后對比,那些深藏在貧困山區家庭與少年兒童的,使之成為一個建立在構思科學、方法嚴謹、邏輯縝密、資料翔實基礎上的社會公益項目,為大山里的孩子們教育問題提供科學數據,形成一份難得的貧困山區兒童教育問題社會調查樣本,對于扶貧工作如何以人為本,教育為本,如何建立培育貧困山區少年兒童身心健康和智力培養的機制,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同時,對于國內諸多虎頭蛇尾、名存實亡、自生自滅、難以為繼的爛尾“希望工程”是一次嚴肅的反思。

  茨朗村是貴州省最貧困的鄉村之一,這里聚居著漢族、彝族、苗族、白族、穿青和蒙古族等多民族的鄉親,山里的人們只能靠雙腳,背著沉重的背簍,山外。劉深導演是第三次踏上茨朗的土地,通過七星關區和田壩鎮等基層黨委和艱苦卓絕的扶貧脫貧努力,現在的茨朗村變化很大,進村的公修通了,孩子們的學習和生活條件也改善了。他回憶十年前第一次到這里的情景時說:“在茨朗村的村口,孩子們穿上鮮艷的民族服裝迎接我們的到來,他們的眼睛里透著清澈與的夢想和渴望,那是我有生以來經歷過的最神圣的儀式。記得我給孩子們上了一堂語文課,孩子們非常聰明,和大城市的兒童幾乎沒有認知上的差別。當時我做了一個問卷調查,孩子們對其中一個選項的回答讓我的心情非常難過。孩子們回答--長大了想做什么?多數孩子的回答竟然是--、開火車、開汽車……這些回答讓我痛徹。在茨朗,找到一塊平地很不容易,崎嶇的山太難走了,孩子們走怕了。”

  人民網上海2月10日電 持續十年追蹤貧困山區孩子成長歷程的田野調查式紀錄片《茨朗的孩子》,2月8日在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田壩鎮茨朗村封鏡。由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出品,聯合深圳晚共同攝制的這部超長紀錄影片,聚焦2006年在茨朗小學讀書的孩子十年中的成長經歷。

  2月4日,劉深導演率攝制組在茨朗村開始實地拍攝,采訪了40多名當年在茨朗小學讀書的孩子,這些專程從各地趕回家鄉的茨朗孩子,有的考上了大學,有的自主創業,有的外出打工。他們回到自己的家,回到熟悉的母校,重走當年上學的72道拐山,面對鏡頭感慨萬千,攝制團隊邊拍攝,邊流淚。

  劉深導,在高考發榜的日子里,他和茨朗的孩子在微信和QQ通話中回憶十年前在茨朗的相見,孩子們還記得當年上語文課的情景。劉深導演認為,走出大山的不止一條,茨朗的孩子都有淳樸善良、立志成才故事吃苦耐勞的天性,無論是否能夠到高等院校讀書,在哪個行業都是好樣的。

  從2015年,公益團隊公號《茨朗的孩子田野調查》上刊登系列編號照片,尋找照片上的孩子們,引起了茨朗小學畢業生的強烈反響。當年茨朗的孩子們已經長大,他們雖然各奔東西,但是依然沒有忘記自己是茨朗的孩子,

  本片于2016年9月1日在開機,拍攝了茨朗的孩子劉莉到師范大學報到的鏡頭。攝制團隊與當年的數百名“茨朗孩子”相約,在2017年春節期間重聚茨朗小學,共同完成這部紀錄片——為茨朗的孩子,為所有貧困地區的孩子,為中國的未來和希望。本片的拍攝得到茨朗的孩子們、當年的教工和父老鄉親熱烈響應,尤其是當年茨朗小學的孩子,已經自發建立微信群,聯絡當年的小伙伴,制作通訊錄和照片、數據對比檔案,配合攝制團隊開始籌備工作。

  影片拍攝期間,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執行院長何小青到茨朗村。在茨朗小學和學生們交流,并到貧困家庭探望,鼓勵寒門學子。攝制團隊得到七星關區、田壩鎮、茨朗村及茨朗小學的熱情支持和款待,淳樸的鄉親和孩子們留下了很多感人至深的畫面,全村五六百名鄉親扶老攜幼,站在層層梯田上,面對五星紅旗,拍攝了場面恢弘壯觀的齊唱國歌鏡頭,義務出演這次場面震撼的快閃。

  深圳晚報接到這封信之后,非常重視,立即決定發動員工和讀者捐款,為茨朗的孩子援建一所“深圳晚報讀者希望小學”,并責成分管采訪和社會活動的副總編輯劉深具體負責這個項目,2006年5月23日,深圳晚報刊發了第一條消息。

  2006年5月,貴州省畢節市田壩鎮茨朗村小學校長羅燁寫了一封信,訴說那個貧困山區里孩子們的夢想——多民族聚居的茨朗村需要一所像樣的小學。此信由田壩鎮中心學校校長李大元先生轉給了與畢節結為對口扶貧城市的深圳經濟特區——深圳晚報。

  聽說深圳人要捐款來建小學,村里拿出最平整、最大的一塊耕地,作為希望小學用地。深圳晚報發動員工和讀者一起捐款人民幣20萬元,在當年就援建了這所希望小學。新校舍為二層,有六間教室、兩間教師辦公室。希望小學于當年6月25日奠基,到了10月,383名不同民族的茨朗孩子興高采烈地搬入了室,劉深副總編輯代表深圳晚報和捐資讀者,率隊參加了希望小學的落成揭牌儀式,并于2008年再次回訪茨朗。在兩次茨朗之行中,劉深副總編輯做了詳細的問卷調查,拍攝了上千張圖片,留下了當年的第一手資料。

  劉深導演和他率領的公益團隊表示,在這項義務工作中,常常心懷一份。十年前茨朗的孩子期待的眼神,一直是他們的動力,茨朗的孩子們的真誠和信任,讓團隊看到貧窮中的力量,那是一束的陽光,共同為之奮斗的。劉深導演在微信文章中寫道:“無論走到哪里,我和茨朗的孩子們都相互牽掛著,每當想起,心里就充滿溫暖。”

  劉深導演和深圳晚報的記者當年拍攝了大量照片和視頻,如今已經成為十分珍貴的十年對比畫面,他和當年茨朗的孩子經常在QQ群和微信流,天涯咫尺之間,獲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分享快樂,相互感染和激勵。劉深導,本片通過真實呈現茨朗的孩子十年的狀態和成長軌跡,讓的目光聚焦這個貧困山區,通過反映那里的少年兒童面臨的和成長的困境,去尋找有效的解決的途徑和方式,讓所有的孩子都能夠在幸福的陽光下健康、快樂地成長。

  2006年秋天,由深圳晚報全體員工和讀者捐資修建的深圳晚報讀者希望小學在茨朗村落成,紀錄片《茨朗的孩子》導演劉深時任深圳晚報副總編輯,曾經具體負責這座小學的援建和新聞報道工作,并代表和讀者參加了學校的落成典禮。在此后的十年中,劉深導演一直與當年的孩子們保持聯系,為他們在貧困中立志成才的深深觸動,并決定將他們的勵志故事拍成紀錄片。

  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執行院長何小青先生表示,作為電影專業院校,要致力于讓未來的電影人不僅僅局限于課堂的理論學習,更要以人文理想和家國情懷,以專業的電影視角積極參與公益事業,擔當社會責任,這是至關重要的一課。聯合攝制單位——深圳晚報總編輯丁時照先生表示,這部紀錄片的拍攝記錄并延續了深圳晚報的十年,對于扶貧攻堅的工作具有積極的推動意義。

  這些孩子當年天不亮就要起床,最遠的要走三四個小時才能到學校。遇到下雨天,山泥濘不堪,有的孩子不得不在書包里備一套衣服替換,或是帶著牙刷把鞋刷干凈,再進入教室上學;河水暴漲時,有的孩子需要趟過齊胸的河水過河,有的學生甚至被河水沖走。在希望小學建成之前,這里的教育經歷了農家私塾和舊小學時期,私塾在百姓家堂屋上課,舊小學只有四間低矮、昏暗的教室,兩塊磚頭一塊木板就是課桌,從家里自帶板凳,27平方米教室塞了90多個孩子,不同年級只能擠在同一個教室里上課,有60%的適齡兒童因校舍擁擠無法入讀,只能翻山越嶺到外村讀書;從家里帶來的飯,冬天是冷的,夏天經常是餿的。劇組還采訪了許多教師和村民,講述這個貧困山村的往事。

免責聲明

本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資訊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觀點,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