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一段話瀟灑地描述自己的大學生活?

如何用一段話瀟灑地描述自己的大學生活?

問:像一幅潑墨大寫意的話最好。


如何用一段話瀟灑地描述自己的大學生活? 


@江暮雨 答



在我還沒認全女生名字的時候,他們已經出雙入對了。
事實上我們班一個女生都沒有,甚至我們那一層樓都沒有女生,樓下機電系倒是有兩個。這也說明了那幫孫子們下手有多快,本著先叫姐后叫妹最后摟著叫寶貝的原則,向學姐們伸出了自己的魔爪。石油系的女生,就像炎炎夏日里冰箱中最后一瓶雪碧,餐桌上最后一只雞腿,手快有, 手慢無。
于是我只能看著他們紛紛摟著自己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化一切悲憤為食欲,一邊在腦子里幻想著把他們一個個都打成墳頭上的蝴蝶,一邊奮力解決眼前的那盤神奇炒飯。


之所以叫它神奇炒飯,是因為老板每次炒出來好像都和上次味道不一樣。
老板也是個神奇的人,永遠一副愛吃不吃的表情,緊張的看著店里的每一位顧客,隨時準備沖上去制止他們把辣椒肆無忌憚的往碗里倒的行為。
老板的店其實就是一個用塑料布撘起來的棚子,里面擺著六七桌子,一臺破電視。在沒有客人的時候他喜歡端著一杯白酒坐在那看抗日神劇,周日的話就是換到中央五臺看拳擊。一直到現在我都覺得之所以他每次炒出來的飯味道都不一樣,肯定是因為喝多了手抖,或者根本就是想趁著廣告時間趕緊炒完去看電視。


最神圣的職業是什么?
在我眼里最神圣的職業就是給大學新生分配宿舍。
他們哼著小曲抽著煙,一邊想著新鮮學妹們充滿青春氣息的短裙美腿,一邊就決定了你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是誰。
當然也有可能是你一生中遇到的最奇葩的人是誰。
我的上鋪就是一個奇葩。


這廝有睡覺磨牙的習慣,也有半夜吃東西的習慣,搞到后來我們經常分不清是被他磨牙的聲音吵醒,還是被他吃東西的聲音吵醒。
桌子上的半包餅干為何離奇失蹤?
從隔壁繳獲的家鄉特產為何莫名蒸發?
深夜里為何頻頻傳來悉悉索索的古怪聲音?
這一切的背后,隱藏著的究竟是什么?
歡迎收看本期走進科學——大學宿舍怪談。
一開始他是不打算承認的,后來在我們嚴刑逼供(頻繁更換宿舍無線密碼且不告訴他)之下,他終于招了,擺出一副非常無辜的表情吐出三個字:“我餓了?!?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一個一米九的山東大漢擺出這樣一幅表情還真是有些反差萌呢。
最讓我們受不了的是,他經常半夜蹭的一聲從床上竄起來,在我們以為他是夢見弗萊迪的時候拿起一桶礦泉水開始往嘴里灌,2L的那種,敦~敦~敦~,半桶沒了,然后像趙忠祥老師口中趴在雌海龜背上的雄海龜一樣,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接著繼續睡。
切,還以為弗萊迪準備替天行道呢,白高興了。
所以后來我們經常在宿舍存放一些面包之類既管飽,吃起來又沒有太大聲音的食物,不是為了照顧他,只是為了減少一些他因為半夜餓了找不到吃的而表演生吞活人的幾率而已。
最關鍵的是我還是他下鋪!


網吧在大多數大學生眼里就是第二個宿舍,也可能是第一個。很多時候我們的真實寫照就是不在網吧,就在去網吧的路上。
網吧里也經常有一些傳奇角色出沒。
比如號稱打遍全校無敵手的紅警小王子,連續包夜記錄保持者泡面哥,他在網吧說的最多的三句話就是“包夜,加錢,來桶泡面”。
我見過的最絕的一位,是一個不認識的學長。他經常坐在第一排肆無忌憚的看小電影,品味獨特,資源豐富,且閱片無數。有時候片頭剛出來,他就關了,平靜的吐出幾句話,似是自言自語,其實是在對旁邊假裝路過實則偷偷欣賞的宅男們說:“這個沒意思。沖田杏梨的XX系列?!?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學長的厲害之處在于,不管旁邊坐著的是學校老師,還是青春的學妹,他都能淡定的看完一整部小電影,注意是看完,不快進的那種,頗有一種任他風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動的氣勢,甚至連屏幕右下角跳出“您的余額不足,請及時充值”的消息都不能阻止他對藝術的鑒賞。
我才不會承認我偷偷幫他加過好幾次錢的事呢。


網吧邊上是一家奶茶店。
價格公道,分量十足,口味純正。
最關鍵的是老板娘漂亮。
特別漂亮。
所以如果我們在奶茶店碰到熟人,打招呼一般不會說“你也來喝奶茶啊”,而是說“你也來看老板娘啊?!崩习迥锩看温牭蕉紩拖骂^羞澀的笑一笑,一邊遞過奶茶一邊在一張卡片上蓋上一個印章,攢夠十個印章可以換一杯奶茶。
她像一個溫柔的大姐姐,更像一個可愛的小妹妹,幾乎可以滿足單身狗們對理想女友的一切幻想。
導致幻想破滅的是我們聽到奶茶店里面傳來一個男人中氣十足的吼聲:“傻X轉火藍獅子啊別他X打紫色的了我XXXX轉火轉火轉火我X速度滅速度滅一幫傻X!”
老板娘說那是她男朋友,他們準備結婚了。


我就是在這時遇到了B,在我大一生涯即將結束的時候。
十指削蔥管,眉上春山掃。朱唇何勞點,蓮臉宜巧笑。
一句話來說就是漂亮。
特別漂亮。
非常漂亮。
瞬間就把我從得知老板娘有男朋友的失望中拯救出來。
于是我便托人打聽,得知她是別的系的,和我們一屆。
朋友都勸我說要追趁早追,別畏畏縮縮的。
但直到大一結束我都沒有邁出那一步。
后來呢?
沒有后來了。
大二那年我們系出去實習一年,大三回來的時候,她們系出去實習一年。
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再見過她。她就像我們每天走在街上見到的形形色色的路人一樣,匆匆路過我的大學生活,然后離開,我甚至沒有告訴她我的名字。
從那以后我真切體會到了一個道理。
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去他媽的矜持。


說到大二那年實習。
我們石油系的少年們在學校的一聲令下,奔赴祖國大江南北。而我們地質班的十八羅漢(我們班只有十八個人,如上文所述,全是男的),回來的時候變成了十七個。
別緊張,沒出事,只不過有一個受不了實習的苦,一想到畢業后可能一輩子都要干這個工作,跑去當兵了。
我們被分配到內蒙古廣闊的草原上,或是新疆無垠的沙漠里,運氣好的如我一般,在冀東或冀中的大野地里與老鄉們打游擊。
一位被分配到新疆的同學如是說:
“太特么寂寞了。四周全是沙漠,生活用品什么的每隔一段時間才有車送過來。有的時候看井,就留下我一個人,還有一條狗,飯都得自己做。再后來,狗也死了,只剩我一個了?!?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再后來,就是大三的分別。
實習回來以后時間仿佛biu~的一下就過去了,仿佛昨天還在酒桌上慶祝彼此熬過了充滿血淚的一年,第二天就要開始不停的投簡歷,向老師打聽最近有哪些公司要來招聘。
“神奇”的老板的小店不在了,電視機留給了旁邊賣餛飩的大爺。大爺抽著煙,一臉唏噓的對我說:“他說了,讓你們回來后吃辣椒別那么玩命放,一看就是沒對象的人還吃那么辣,也不怕上火?!?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網吧早已被學弟學妹們占領,也不知他們有沒有人聽過毛片哥的傳說,紅警小王子是不是真的直到畢業都求一敗求不得。
奶茶店關門了,改成了一家快餐店。聽說老板娘帶著她男朋友回老家結婚了。
……
畢業前最后一次聚餐,酒桌上班長喝多了用一口純正的青海話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班里另一個青海人給我們翻譯,“誰都不要忘了誰?!?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他說了那么多,就只有這一句話?”
“他說了那么多,就是這一句話?!?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可能是有些人這輩子最后一次見面了。我們來自河北,江蘇,青海,河南,山東,四川,在一起度過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幾年,明天就要踏上各自的旅途。
再也不會有人在半夜蹭的一聲竄起來干掉半桶礦泉水。
再也不會坐在一起包夜五黑。
再也不會心懷不軌的一起坐在操場上看學妹們白嫩的大腿和飛揚的裙角。
再也不會收到那條“點名,速來”的短信。
還真是那句話
轉眼就各奔東西。

只盼我們都不要把彼此忘記。

完。

免責聲明

本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資訊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觀點,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